首页>保险资讯>熔断两日复盘:隐险资抛压助推 护盘资金托底避免磁吸

熔断两日复盘:隐险资抛压助推 护盘资金托底避免磁吸

2019-05-08 14:06:43 分类:保险知识    

  导读:1月4日A股触发熔断前的下跌抛压,或与部分险资资金为避免资产风险过于向二级市场集中的卖出行为有关。同时,在1月5日开盘的股指反弹中,盘面资金流显示有资金出手护盘,而也正是这一资金的托底,才阻止了当日A股的加速下跌和再度熔断休盘。

  A股首次触发熔断的前后两天内,市场波动正在进一步加剧。

  继熔断发生后沪指于1月4日收跌达-6.85%后,次日其又以-3.12%的跌幅低开,随后便很快回升甚至一度翻红;而在当天下午,沪指再度快速下挫,跌幅最低时达-3.16%,但后来又在资金推动下向上企稳,最终收于3287.71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处获悉,1月4日A股触发熔断前的下跌抛压,或与部分险资资金为避免资产风险过于向二级市场集中的卖出行为有关。

  同时,在1月5日开盘的股指反弹中,盘面资金流显示有资金出手护盘,而也正是这一资金的托底,才阻止了当日A股的加速下跌和再度熔断休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一资金或并非来自于作为去年救市载体的证金公司,而亦有分析人士猜测,各家券商或汇金公司从中出手护盘的概率更高。

  险资抛压或助推下跌

  1月4日,在大盘先后两次跌破熔断线的情况下,沪指当时深跌达6.85%,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当日的下跌或与部分险资资金从二级市场流出所引发的连环反应有关。

  “1月4日下跌的原因之一,可能与险资等机构资金的卖出有关。”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之前监管部门曾对保险资金投资二级市场的风险进行过提示,而这个提示可能在诱发险资离场。”

  监管层此前的确对险资举牌二级市场进行过风险警示。去年12月29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在一次风险防范会上强调,保险资产负债管理面临着一些“风险和问题”。

  陈文辉彼时表示,资本市场波动风险加大,具体表现为股票投资浮盈流动剧烈,一些投资较为激进的保险公司面临偿付能力不足的考验;部分举牌上市公司股票的保险公司面临集中度和流动性风险。

  “之前大力度举牌上市公司的险资在风险警示下收缩了投资,有的如果没到5%的举牌线,则在二级市场进行了卖出。”前述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透露,“主要是担心被监管部门追查下来,但后来就引发了大盘的下挫。”

  不过截至截稿前,险资抛售诱发1月4日大跌一事尚未得到相关保险公司投资部门的证实。

  但另一方面,险资等机构资金撤退的迹象的确存在??如1月4日龙虎榜中营业部卖出金额排名第一的航天动力(行情600343,买入)(600343.SH),其1月4日前两名卖出席位均为“机构专用”,而3、4名席位则为中金公司的两家营业部。

  “险资是有机构专用席位的,而一些保险公司也有可能找中金这种券商作为服务商,像之前一直传社保的开户就是在中金建国门外大街营业部。”上海一家大型券商非银金融研究员指出,“所以在这些抛单背后,也有一定概率是险资的退出导致的。”

  而有投资人士认为,险资的抛压虽然有可能成为当天下跌的导火索,但多重利空的存在及市场短时间内的悲观情绪才是当日下跌的根本原因。

  “险资有可能是导火索,但还不至于引起这么大的下跌,这个振幅显然不是主力资金搞的,”厦门一家私募基金合伙人认为,“市场价格接近熔断时,可能引发了市场恐慌,所以机构、游资同时出逃才是大跌的主因。”

  护盘资金路径追索

  市场悲观情绪一直延续到了1月5日上午。

  当天开盘,上证指数以-3.12%的跌幅低开,而沪深300也低开至2.50%,如果再度下探2.50%,市场将再度触发熔断,而就在市场担忧之时,金融、钢铁等权重板块受到资金拉抬直线回升。

  成交数据重现了彼时的托底资金的放量涌入。据Wind数据显示,1月5日开盘后的半个小时内,沪深300成分股的成交规模已达533.68亿元,而在其后的7个半小时区间中,成交额均在300亿元以内。

  但在当天午后,大盘再次掉头向下,沪深300指数曾一度跌回至2.56%,但随着部分权重股的再度拉升,A股再次得以脱离逼近熔断线的险境。

  值得一提的是,坊间消息称当日护盘资金的“托底”或与国家队的动作有关。据彭博报道,“当日上午国家相关资金入市买入蓝筹股,以支持股市。买入股份包括银行和钢铁等蓝筹股”。

  “如果是国家队,那么它的出手是比较及时的,因为如果沪深300再向下跌,很有可能因为磁吸效应再度被熔断。”前述非银金融研究员指出。

  但从龙虎榜数据来看,当日国家队现身的痕迹并不明显。据Wind数据显示,1月5日龙虎榜中机构专用合计净买入6.45亿元,仅比此前一日的多0.62亿元。

  “龙虎榜不一定看得出来,因为进入龙虎榜的未必是护盘资金拉的权重股。”前述非银研究员提示称。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处了解到,在A股两度触及熔断的1月4日当晚,监管层曾在内部对股市暴跌及熔断触发的应对措施进行过沟通,而在同日晚间亦曾与多家券商就市场波动事宜进行商讨。

  不过截至截稿前,国家队入场及监管会谈等讯息尚未得到监管部门的确认。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机构人士处了解到,1月5日的护盘资金来自于证金公司及其同业授信的可能性较小。

  “应该不是证金公司在买,因为之前买了的股票现在已是包袱了。”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5日下午表示,“还有一个问题是银行系统再给证金公司输血救市的压力也很大,因为还要考虑人民币贬值压力的问题,离岸价格跌得也很厉害。”

  在分析人士看来,除证金公司外,券商自营及专项计划、汇金资管公司也有一定概率是1月5日护盘资金背后的“主角”。

  “也有可能是券商或汇金公司在出手。”前述非银金融研究员表示,“之前已经把救市买入的股票转给汇金的资管子公司了,所以不排除汇金公司或券商充当护盘主力的可能性。”

相关资讯